1988年,《西游记》首播,掀起一股追剧狂潮,迟重瑞因此走红,那个时候他36岁。

中国“神威·太湖之光”超级计算机

今年最新出炉的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榜单中,美国“顶峰”夺冠,此前曾“四连冠”的中国“神威·太湖之光”位居亚军。有报道称,在中美角力超算之际,日本也不甘落后,加紧测试下一代超级计算机,试图在2021年跻身“超算第一集团”。评论称,各国对超级计算机的重视,预示着“超算实力=国力”的时代来临。未来,超级计算机不仅在国民建设中发挥作用,还将在军事领域扮演无可争议的主角。

军事领域“主心骨”

严格来说,计算机乃至超级计算机都是由军事需求催生的。二战期间,美军阿伯丁实验室为精确计算弹道参数,研制出第一台通用计算机ENIAC,这是那个年代的“超级计算机”。在接下来的超级计算机研发中,巨大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投入都由军方支撑。至今,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(DARPA)仍为新型超级计算机项目提供资金。

得到军方资助的同时,超级计算机研发的每个阶段性成果,都反哺着军事革新的发展,在指挥控制、防空反导、气象保障、军事通信加密和破解密码、军用新材料开发等方面都显示出优势,逐渐成为军事领域的“主心骨”。战争中,超级计算机扮演“大脑”角色,可对海量信息进行分析处理,帮助指挥官迅速准确判断战场形势,甚至能直接向作战部队提供战术支持。1991年,美军爱国者地空导弹之所以能拦截伊拉克飞毛腿弹道导弹,“头号保障单位”就是远在美国本土的超算中心,那里的超级计算机只需三至五秒便能计算出飞毛腿的飞行时间、轨道及相应的拦截参数,反导部队只需将这些参数输入导弹,便能实施拦截。

武器研发方面,超级计算机凭借强大的计算能力,能对实验环节进行模拟、对所得数据进行分析、对可能出现的错误进行修正,出色地完成人类工程师几年甚至十几年都做不完的工作。像美国“艾布拉姆斯”坦克的研制从1963年开始,到1980年首批坦克下线,耗时长达17年,而21世纪初研制新一代“斯特赖克”装甲车时,美国军方和生产商借助超级计算机,从合同签订到使用交付,只用了短短18个月。未来超高音速武器设计难度更大、算法更复杂,而且不可能进行海量实际测试以收集和分析数据,因此超级计算机的作用就越发突出。可以说,谁拥有更强的超级计算机,谁就在未来武器发展上占得先机。

颠覆传统战争理念

在军事需求驱动下,超级计算机不仅大规模用于核武器研发维护、数值风洞模拟、基因武器研究、战争计算模拟等领域,而且对军事理论、战术运用甚至战争形态产生重大影响。可以预见,在智能化战争中,作战理论研究、海量情报处理、复杂态势感知、新型装备研制等,都将刺激超算技术进步。同时,面貌一新的超级计算机也将持续为国防和军事应用提供支撑,其超算能力有望颠覆传统战争理念。

美国《连线》杂志称,超级计算机将使人工智能取得突破性进展,并加速渗透到战争的方方面面。今后,无人机、机器人部队将成为战场主力,“制智权”势必成为新的争夺焦点。其次,随着超级计算机性能提升和智能技术应用,各军兵种的作战平台、武器系统、指挥控制系统、综合保障系统将链接成一体,“单打独斗”将被体系对抗取代,各作战单元将在其他单元智能协同下,以兵力分散部署、火力集中使用为原则自主地执行作战任务。超级计算机还将保证军队更快速的反应和更有效的打击,战斗单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抓住稍纵即逝的战机,使“发现即摧毁”真正成为现实。

决定国家战略实力

鉴于超级计算机的巨大威力,一国超算能力也开始被视为全新的战略实力体现。2015年,美国政府将培植超算能力列入国家发展战略范畴,发布“创造全国性战略计算行动计划”。与此同时,日本、欧盟、俄罗斯也都制订了雄心勃勃的超算发展计划。

“当你的国家拥有世界排名第一的超级计算机,意味着该国一切繁复的运算、模拟将比别国更快、更准确,”拥有世界运算速度排名第六的“米拉”超级计算机的美国阿贡中心主任米歇尔·帕普卡说,“相应地,该国的最终设计制造周期将大幅度缩短,无论在军事还是民用领域都将获得无可比拟的战略领先优势。”还有专家提到,尽管日本尚被禁止发展核武器,但必要时,该国强大的超算能力能保证在短期内生产出核武器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日本超算实力几乎等同于战略武器实力。

除了军事,超算能力同样能转化为民用,比如天气预报、便捷出行、医疗保障、清洁能源等。有人戏称,人们使用的智能手机运算能力,“秒杀”当年支持“阿波罗”登月的超级计算机。按这个趋势,未来手机的运算能力未必会比现阶段的超级计算机弱。

正是由于上述原因,各大国都将发展超算能力视为必争的战略要点。谁拥有更强的超算能力,谁就在科技领域拿下一个重要支撑点,从而成为未来世界的主导者,这已成为各国共识。